欢迎参加第事儿届“孔子杯”作文大赛(正规活动)——现代名校网
 添加收藏
 关于我们
  联系方式

  现代名校网招生信息 → 求学之路

语文之星夏令营暴露母语教育窘境
作者:林蔚 龚瑜

  他们被称为“语文拔尖生”,经层层选拔,来到“语文之星”夏令营。但是一套综合素质测试卷,却让这些代表着中学生较高语文水平的拔尖生遭遇了尴尬。

  7月30日,由北大、清华和复旦等国内15所名校中文系联合发起的“第二届全国语文之星夏令营”在上海落下帷幕。在为期5天的活动中,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高中语文爱好者,接受了15所名校的文学院院长或中文系主任的“零距离”考核。

  考核的结果并不令人欣喜。

  “还不错,但问题也多。”教授们的评价相当谨慎。

  “母语教育”主题作文显露八股气

  “我对夏令营员们的作文很不满意。”复旦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汪涌豪直言。入营后,所有学生都接受了一套综合测试卷的测评。以“母语,在我心中”为主题的此次夏令营,出的作文题是谈母语教育。

  学生用语的高度一致性,令教授们失望。“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母语”、“母语,我的精神家园”,诸如此类的标题,仿佛是流水线上的产品,千人一面。

  年轻人缺少个性化的语言,几乎成了目前中学生作文的一个通病,这一点令汪涌豪十分沮丧。王涌豪说他年年都会在学生作文中看到那些令人生厌的“熟面孔”,比如“痛,并快乐着”、“将……进行到底”、“一道靓丽的风景线”等等,让人想起了八股文。

  个性化语言缺失,不仅表现在测评卷上。

  夏令营的优秀读书报告交流会上,营员推选代表作读书报告发言。学生们谈《雷雨》、《水浒》,谈王国维、莫言,娓娓道来。但是“作品反映了……”,“描写了……”、“表现了……”一类生硬话语频频出现,读书报告成了口述文学鉴赏。

  只有一名结合自己成长经历,谈在不同阶段阅读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的感受的学生,得到了华东师范大学陈大康教授的较高评价:“这是我今天听到的,最像中学生的发言。”

  不是《哈利波特》就是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》

  测试卷上有一道考题———向不爱读书的同学推荐书目,并列举理由。“不是《哈利波特》等流行作品,就是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等经典名著,很多学生提供的书目都差不多。”清华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格非教授表示,这说明了中学生的阅读量比较有限。甚至一些学生为推荐而推荐,推荐一些只听说过名字没有细读过的著作,“结果连作者、作品内容都错了”。

  推介的理由也出现了高度一致性。比如《红楼梦》。“经典名著”、“宝黛的痴”,都是学生常用的列举理由,而结束语基本上都逃离不了“作品反映了封建社会的残酷”的模式。“他们不知道如何表达。”格非说,“很多学生一谈推荐理由,便说这个好,那个好,却没有自己的观点。这也暴露了中学生视野过于狭窄的问题。”

  作文同样有此毛病。

  试卷出题人、教育部国家《语文课程标准》研制组核心组组长巢宗祺点评说:“这些学生擅长抒情散文,但论述问题的能力较薄弱,一写思维严密、需要理论视野的议论文时,就有些捉襟见肘。”

  学生们的感受与巢宗祺的评语不谋而合。“不知道该怎么写。我们平时写的不是记叙文就是议论文,这个题目有点难。”不少学生把作文没写好,归咎于平时未做过此类题目。

  “兰”字组词,出现“AC米兰”、“兰带啤酒”

  在语文之星论坛上,复旦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汪涌豪让学生用“兰”字组词。现场的中学生们踊跃答题,但答案多重复,“木兰”、“兰花”,没说几个词之后,“AC米兰”、“兰带啤酒”等词开始跳出,引起了一阵哄笑。汪教授哭笑不得之后,举出了“兰颐”“兰章”“兰友”等形容风度翩然、文章上乘、品格优秀的词,学生们频频点头。汪涌豪表示,他曾给大学生出过此题,也遇到了同样的窘境。

  采访中,学生们普遍承认文学修养不够。“课内负担已经够重了,平时不敢看‘闲书’,怕沉进去出不来,更怕对语文高考没什么直接好处。”“在作文里引经据典,确实能得到老师青睐,但这样的积累一般来自背诵,很多时候,我们只知片断,对经典篇章没有整体的把握”。

  然而,当教授们热烈欢迎营员报考高校中文系时,这些喜爱语文并自认文学修养不够的“语文之星”们,只有寥寥几位表示以后会选择中文系,表态愿意做一名中小学语文教师的学生更少,大多数学生选择了沉默。

  台上,教授们努力地向学生表示,中文专业学生的就业率是百分之百。底下有学生交头接耳时说:“就业率算什么,赚钱少还是没意思。”

  “我国中学生的语言文化水平正在不断滑坡”

  “这不单是学生的问题。从他们接受教育起,试卷答案的刚性和确定性就开始慢慢扼杀学生的创造性和想像力。”汪涌豪说。“我国中学生的语言文化水平正在不断滑坡,近两年的语文高考就明显地暴露出这一点。”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、上海高考语文阅卷中心组组长周宏告诉记者,今年在上海卷语文高考阅卷中,考生的基本功、语言规范性方面的问题大量出现,病句、错别字、网络用语泛滥。今年高考语文卷阅卷时,更有学生在作文中全篇抄袭考卷上的阅读材料。

  周宏认为,他们目前能有所作为的,就是影响高考命题改革。从去年第一届“全国语文之星夏令营”开始,与会的语文教育界人士就尝试探索一种综合素养测评的模式。

  试卷出题人巢宗祺介绍说,今年测评卷的主线是母语教育和人文素养教育,试卷形式与高考卷有些接近,主要由阅读和作文组成。但比起高考来,更注重学生对篇章的整体把握,较少分解性问题。去年测评卷所有题目都出自《三国演义》,希望藉此告诉学生:人的一生应该重点读好几本书,尤其是中国经典原著,从仰视名著到平视名著,并研究和分析,学会评价书中的人物。此外,朗诵、演讲也成为测试的一部分,对学生的语文素养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

  周宏认为,如果把夏令营里孩子的语文水平形容为“野战军”,那么现在绝大多数普通中学生只是“民兵”,他预计至少经过5年~10年,高考语文试题才会接近夏令营的测评题———既没有选择题,也不会出现类似“该文用了哪些写作手法”这样的枝节问题,“这是渐进式的改革”。

(2005-8-1)

 



来源:《中国青年报》
阅读:2493
日期:2012-8-6

推荐朋友 】 【 收藏 】 【 打印 】 【 关闭 】 【 字体: 】 
上一篇:福布斯发布全美高校排行榜 普林斯顿居首
下一篇:国际大学排名“英语系”占主导
  >> 相关文章
  没有相关文章。
授权使用:现代名校网 Http://www.zgmx.net Powered by:NengShou
Copyright (c) 2004-2015 鲁ICP备12031962号-3